自由派的不寬容 保守派備受歧視——一個美國自由主義者的自白

不少自由派知識分子虛偽,他們一方面高舉自由寬容、反歧視的價值,但另一方面卻對異見有偏見和進行排斥。我們過往一直對同運的意識形態有保留,也嘗試以理性立論,但往往被標籤為「保守」,就把我們的意見和理據抹殺了。這種現象正正反映了這種「自由派的不寬容」,這種西洋風已吹到香港和亞洲,我們不可不察。

Target屢發生偷窺事件 跨運分子:不關事

美國零售服務巨擘Target自4月起推出新跨性別政策,歡迎跨性別人士依據心理性別認同使用廁所和試身室。至今只三個月,已接二連三發生偷窺事件,最近一宗涉案者據稱是一名跨性別女性,然而推動跨性別運動的倡議者卻認為偷窺事件與新政策無關,因為偷窺狂會受到法律制裁。

困在雙腿身體內的獨腳者,截肢是解決辦法嗎?

(文:Denny Burk)…過去數年,我們看到很多關於父母讓患有性別混亂的孩子接受賀爾蒙治療的情況,目的是一直延遲青春期發育,直至可進行性別重置手術。諷刺的是,這些家長認為,透過做手術改變一個孩子的身體,以配合他的自我意識是可以接受,但試圖改變他的自我意識,以配合他的身體卻是錯的…

安全套成效的再思

近十多年來,香港政府推廣「安全性行為」,用以預防性病及愛滋病。衛生署愛滋病服務組主理的紅絲帶中心指出:「安全性行為指在性行為過程中避免接觸別人的陰道分泌、精液或血液等」,而「實驗研究發現,病毒(包括愛滋病病毒)不會穿過完整無損的安全套,即使安全套被拉長或受壓,也能阻隔病毒」,這些描述,給予人們的感覺是使用安全套,便能夠有效保護使用者進行安全的性行為。事實是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