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同志虛假自殺事件

剛剛台灣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通過同性婚姻修法初審,進入朝野協商階段。事件引起社會嚴重撕裂分化,過程中有一件事值得一提。12月13日傳出一名女同志因為被家人發現曾出席支持同性婚姻活動而被關進房間,其後自殺身亡消息。事件迅速在社交媒體發酵,有社運人士高呼反對同性婚姻和主張男/女兩性性別等於助長殺人,不要再讓悲劇發生云云。[1]幸好事件很快查證為捏造,並非真有其事。

這些煽情的致命事件,經常起著關鍵的作用,例如1998年美國一名同性戀者謝帕德(Matthew Shepard)發現被綁於圍欄,奄奄一息,送院後5天傷重不治。事件被傳媒描繪成一宗仇恨同性戀的罪行,令同性戀運動的訴求如日中天;在2009年,更成功訂立一條以謝帕德為名的仇恨罪法例「Matthew Shepard and James Byrd Jr. Hate Crimes Prevention Act」。今年六月,發生奧蘭多同性戀夜店槍擊案,造成逾百死傷慘劇,事件有助促成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設立獨立專家,監督各國打擊針對LGBT人士的暴力和歧視行為。

慘劇未必涉及仇恨同性戀

然而,奧蘭多慘案成因仍然是個謎,有倖存者稱兇手在開槍過程中高呼「真主至大」,事件可能是一宗恐怖襲擊;[2]無獨有偶,2013年一名同性戀記者亦出書揭露謝帕德遇害鮮為人知的真相,他訪問了超過一百個與事件有關連的人,包括謝帕德的朋友、兇手的朋友,甚至兩名行兇者本身。結果發現這宗很可能不是人們一直相信的仇恨案件--有很多證人指出兇徒麥金尼與謝帕德是認識的,甚至有性關係,連案件的檢控官後來在訪問中也承認「這是一宗受藥物驅使下犯下的謀殺案」。[3]不管真相如何,同性戀運動也成功藉著這些悲劇爭取更多權益。

拒絕濫情 回歸理性

也許因為能引起廣泛關注和同情,不少同性戀者甚至「自編自導」仇同事件,譬如謊報被襲擊、[4]受辱、[5]遭縱火、[6]和性侵等。[7]或者,每當有LGBT人士死於自殺,總有人不問緣由,即時簡單歸咎為家人或社會歧視做成,這樣做或許有助爭取他們要的權益,譬如台灣現正討論的同性婚姻。然而自殺很少是單一成因導致,往往有多重成因才會促使一個人選擇輕生,如果簡化為歧視的單一原因,LGBT人士面對的其他問題可能因而被忽略了。譬如對LGBT人士相對包容的瑞典,一項長達三十年的追蹤研究發現,進行了性別重置手術的成年人,其自殺率也比一般人高20倍,死亡率和精神病發病率都高於一般人。[8]另外一項去年發表的瑞典研究亦顯示已婚同性戀者自殺風險高2.7倍。[9]他們面對的問題,不能單單歸咎於社會歧視。不同研究亦顯示LGBT群體正面對較嚴峻的心身健康風險,我們應正視他們面對的問題,找出原因,而非僅藉反歧視為名推動廣受爭議的社會政策。

在後真相政治年代,也許我們應該平衡感性與理性思維,拒絕虛假的濫情核彈。

注釋:

[1]女同志上凱道被拍 驚傳遭家人鎖房中自殺亡〉,《風傳媒》,2016年12月13日。
[2] 維基百科:〈2016年奧蘭多夜店槍擊案
[3] 陳婉珊,〈驚世悲劇被揭疑有內情--Matthew Shepard並非死於仇同罪行?〉,《性文化資料庫》,2015年2月11日。
[4] Preston, D. (2016, November 9). YouTuber Calum McSwiggan pleads guilty to vandalism during alleged anti-gay attack. Pink News.
[5] McPhate, M. (2016, May 16). Gay Pastor Apologizes After Accusing Whole Foods of Writing Slur on Chocolate Cake. New York Times.
[6] Hensley, N. (2015, August 5). Tennessee lesbian couple faked hate crime and destroyed own home with arson for insurance claim, jury rules. NY Daily News.
[7] Van Dyke, M. (2014, March 5). Transgender Student Recants Story Of Being Sexually Assaulted In School Bathroom. BuzzFeed News.
[8] Dhejne, Cecilia, Lichtenstein, Paul, et.al. (2011). Long-Term Follow-Up of Transsexual Persons Undergoing Sex Reassignment Surgery: Cohort Study in Sweden. PLoS ONE 6(2): e16885.
[9] Björkenstam, C., Andersson, G. et al. (2016). Suicide in married couples in Sweden: Is the risk greater in same-sex couples? Europe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31: 685.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